校園作家大招募計劃2019-2020 優異獎作品
作者:吳子悅 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中學

小説《直到遇見你》

 

簡介

南京裡的一個流氓,他不懂甚麼叫漂亮,直到遇見了一個叫林小綰的女生,他好像明白了甚麼是喜歡,甚麼是真正的漂亮,同時亦替國家挺起胸膛,背著責任去完成了戰爭。

 

 

精選節錄

第二章:討厭
第四章:流言蜚語
第五章:偶遇初戀

 

 

 

 

第二章:討厭?

流氓卻甩開了林小綰的手,自己艱難地一拐一拐的走。因為他討厭軍閥裡的人。

流氓靠著自己的毅力走到了小巷裡,他痛苦地踡縮在角落裡,想去哪似乎也走不了路,何況他也無處可去。他在這南京內裡臭名昭彰,也沒有哪個人家願意收留他,他在這城裡頭也流浪了許多年了,哪一個見到他不是避而遠之。流氓愈想心裡就愈難受。

正當這時候,林小綰找到了他。林小綰氣喘吁吁地說:「我終於找到你了,你的傷不及時處理就會落下病根了。」流氓甩開林小綰的手說:「我不用你們這些人可憐。」林小綰沒有在意他的不領情說道:「我不知道你對我有甚麼偏見,但是現在最重要就是幫你上藥。」說著就把流氓拖著走。流氓想掙扎,但是出奇地發現這個女孩雖然看起來很瘦弱,但力氣比他想象的還要大。

林小綰把流氓扶到了自己一個別院裡,給他上藥,包紮傷口。林小綰似乎想起甚麼就停下手頭上的功夫問:「方才還未問你叫甚麼名兒?」「沈楚寒。」流氓答。林小綰沉思了下,覺得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聽過。「怎麼?」問道。林小綰這才回過神:「哦哦,沒甚麼,就覺得這個名很好聽而已。」

被林小綰提起這個就來勁了,他馬上就挺直腰板,但不小心弄到傷口:「嘶!」林小綰見狀緊張了起來:「小心點啊,別拉扯到傷口。」沈楚寒沒有理會林小綰說的話,只顧著分享他名字的由來:「我的當然好聽,這可是我一直引以為傲的爺爺幫我取的名字。他說這個名字的解釋是恰是寒光遇見驕陽一般,是希望我可以遇到像驕陽般的女孩。」

沈楚寒邊說邊望向遠方,想起幼時與爺爺相處的快樂的時光,絲毫忘了剛剛還擺臉色給林小綰看的事。林小綰見到他的反差萌忍不住笑了下,但為了不被他察覺,林小綰馬上說:「我叫林小綰,很高興認識你。」「嗯。」沈楚寒恢復正常地答道。但林小綰不知剛剛她那不經意的一笑,在他心裡烙下抹不去的印記。

「你方才為何不還手,我在廳外頭聽著就覺得痛。」林小綰邊包紮邊說。沈楚寒抿了抿唇說:「若是還手,興許下手更重,若不還手,或許還可能撿條命回來。」林小綰點了點頭,隨即又搖了搖頭,表示不贊同,皺起眉頭,語重心長地說:「你是兒郎,不應如此窩囊,需頂天立地,做男子漢大丈夫。」眼珠又轉了轉說,「你以後還是小心些,軍閥裡的人可惹不起,何況現今國家有難,還要靠這些軍爺去衝鋒陷陣,守護我們南京啊。」

沈楚寒覺得林小綰認真起來的樣子很漂亮,雖說她的樣子並不是傾國傾城那種漂亮,但是給他的感覺卻是發自內心的漂亮。還沉溺在林小綰的美貌上,林小綰幫他揉著藥酒。「原來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漂亮啊!」沈楚寒盯着少女的容貌,一時竟忘了痛楚⋯⋯林小綰一抬頭就看見沈楚寒一直盯著她,被他這俊俏的臉看著有些許害羞,不小心打翻了藥酒,「啊!」林小綰慌亂的大叫了聲。隨即不約而同地去撿起藥酒。誰知,兩人的頭碰到了,四目相對,眼神都從驚訝轉換成柔情。

林小綰最先反應過來,馬上拉開距離。沈楚寒的眼睛卻不敢直視了,露出他自己都不曾察覺到的一絲微笑。沉默了良久,林小綰終於找到了新的話題。

「我與你素未謀面,為何你好像對我有偏見。」

沈楚寒答:「沒有偏見,只是討厭。」

林小綰滿臉莫名之色:「為甚麼討厭?」

沈楚寒說道:「現在沒有了。」

「啊?」小綰疑惑地說道。

「你真是傻得可愛。」沈楚寒說著,臉上還帶有笑容,顯得他痞帥。林小綰看著迷了,臉上紅彤彤的。

 

返回目錄


 

 

第四章:流言蜚語

沈楚寒總會覺得這是一場夢,很美好但很不現實。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和自己心愛的女人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。可沈楚寒終究是個大男人,儘管每天出入在林小綰院子都很小心,就算瞞得再嚴實,小綰院子裡住了個男人的消息還是被鄰居傳了出來。

鄰居們的茶餘飯後的話題便是他倆,林小綰每次出門都會遭受指點。

「你看,就是這個姑娘,藏著一個大男人在她院子。」

「一個黃花閨女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,真是羞恥。」

「聽說她藏著那個男人就是那個流氓。」

「聽說她還是軍爺府中的丫鬟,軍爺知不知道呢?」

林小綰聽到這句,臉一瞬間變得蒼白,拍了下自己的腦袋,「我怎麼就忘了姨太太!這下糟糕了,姨太太肯定會讓我把他趕出門的,怎麼辦好?」林小綰忐忑不安地走回軍府,「我剛剛趁著姨太太午睡就偷溜出來,姨太太現在會不會醒了,發現我不在府中,就會想到我每天都會趁她不注意就偷偷出去。她會不會不讓我去見了。」林小綰萬分焦慮地想著,不知不覺已經走到軍府門口了,深呼一口氣就低頭走進去了。

林小綰剛進去不久,就有丫鬟叫她去見軍爺和姨太太。聞言,林小綰裝作鎮定的表情,此刻暗湧起伏。

林小綰緊張地捏著自己的手說道:「軍爺,姨太太,您們叫小綰來所為何事?」

沉默了一陣,姨太太看了一眼眉頭緊蹙的軍爺,率先打破了這個沉默的局面,走前拍了拍林小綰,柔聲說道:「小綰啊,聽說你的院子裡藏著一個男人?」

林小綰目光微閃,看到了極其不悅的軍爺,顫抖了下說道:「回姨太太的話,確有其事,他受傷了,在我的院子暫住幾天而已。」

姨太太鬆了口氣說道:「原來是這樣,他的傷養好了,就趕緊叫他離開了。」聞言,林小綰瞬間歡喜,連忙說道:「謝謝軍爺、姨太太!」姨太太甩了甩手,林小綰隨即離開。

見林小綰走後,姨太太對軍爺細聲說道:「軍爺,我都說了小綰不是那種人,現在信了我吧。」軍爺說道:「不是就最好不過,你盯緊點她,督軍的二少爺可是看中了她。」姨太太一邊嘆著氣一邊說道:「知道了軍爺。」

那些流言蜚語,沈楚寒也聽說過了。雖然林小綰不曾和他提起甚麼,但是他覺得心裡很愧疚,想要辭別。不過想起林小綰那可愛的模樣,沈楚寒眸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,心中萬分不捨,最終還是沒說出口。但那些流言傳得愈來愈不像話,大家嘴裡的林小綰仿佛是個不安分的女人似的。沈楚寒想到她是軍府的丫鬟,軍府裡的人根本就是畜生,眸子劃過一抹複雜之色,暗暗下定決心要幫林小綰贖身。

過了些天,儘管被軍爺他們知道了,林小綰還是想偷偷地去見沈楚寒。這次她格外小心,避開了人群。沈楚寒也早早在院子裡等著林小綰,一直望著門口,快把門看出一條縫來。

門外終於有動靜了,他激動地站起來。林小綰推門而入,沈楚寒看到了他的心上人終於出現了,瞬間狂喜,激動地想去擁抱林小綰,雙手已經張開了,但發現不太合身份,就緩緩地放下了。林小綰看到沈楚寒的動作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沈楚寒糾結地問道:「軍府的那些人有沒有對你不好,要不我還是離開吧。」

林小綰盯著他,面色微凝道:「他們沒有為難我,還叫我好好照顧你。」

沈楚寒眸底不免浮現一抹狐疑之色:「真的?」說完頓了頓,「可外面的人說……」還沒說完,就被林小綰打斷了,「嘴長在他們身上,我還能給他們縫起來不成?大不了、大不了,我嫁給你就是了……」本來還理直氣壯的模樣,愈說聲音愈小。說完了,林小綰就害羞地跑出院子了。

沈楚寒抑不住心中歡喜,不停地呵呵傻笑。

 

返回目錄


 

 

第五章:偶遇初戀

沈楚寒和林小綰就以這樣的相處方式過了半年,那種原本很微妙的情愫愈發濃厚。

這天,趁著天氣不太冷,沈楚寒打算去湖邊抓兩條活魚讓林小綰補補身子,吃好午飯就出門了。「早點回來,小心點啊。」林小綰貼心為楚寒準備了一件厚厚的外套才讓他出門,「好嘞,等我哦。」沈楚寒摸了摸林小綰那柔軟的髮頂就邊跑邊跳走了。「真是的⋯⋯」林小綰嘴上很是嫌棄,內心卻無比温暖。

路過藥店,停在門前,沈楚寒突然想起前些天林小綰有幾聲咳嗽,正打算進去買藥包,就聽到有一道軟綿綿的聲音與人交談著。腳步陡然一頓,脊背變得無比僵直,「是她?她回來了?」 沈楚寒久久不敢抬頭。

雨熙用餘光瞟到有個熟悉的背影,就走過去問候下,走近一看是自己這些年一直心念念的男孩,胸口一激,竟吐了口血出來。

沈楚寒見她吐血,嚇了一跳,趕緊扶住了她著急地問道:「你家在哪,我送你回家。」雨熙有氣無力地說了句:「我回來南京⋯⋯」就暈倒了。沈楚寒見狀只好把她抱回別院,林小綰聽到門外有動靜,邊說邊走出去:「怎麼這麼早回來?」看到了抱著一個女人,腳步剎時一止,表情既愕然又尷尬。沈楚寒沒顧得上林小綰在胡思亂想,自顧自地把雨熙抱到床上,替蓋好被子,悉心照料。

良久,沈楚寒才從寢室出來,而林小綰一直站在門口,似乎想讓他給一個解釋。但沈楚寒卻說:「我有些累了,有甚麼事明天再說吧。」就回房休息了。林小綰沉默地看著沈楚寒的背影,苦笑一聲,內心更是無比難受。回到臥室,輾轉難眠,第二天的黃昏才起身。

她走出房門,映入眼簾竟是沈楚寒和雨熙坐在椅子上有說有笑,談笑風生。眼尖的雨熙看到了林小綰之後,不動聲色地挽著沈楚寒的胳膊,靠在他身旁親暱地問道:「楚寒,這位姑娘是誰?」看到雨熙靠近,沈楚寒略顯無奈地說道:「她叫林小綰。」隨即又跟林小綰介紹:「這位是雨熙。」

林小綰眼裡掠過一絲複雜,強顏歡笑地對說:「你的心上人?」 沈楚寒一聽便知道林小綰誤會了,本想鬆開雨熙的手上前解釋清楚。雨熙見狀,便咳起嗽來,沈楚寒眼睛露出了憐惜之色,不忍推開她。

林小綰對上了雨熙那張白皙的臉龐,彎彎的柳眉,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,清澈明亮的瞳孔。烏黑的縷縷髮絲在腦後挽了一個髮髻,用木簪子固定,著實是個美人,讓人產生憐惜之情。林小綰見兩人含情脈脈,便不打擾了,腳步踉蹌地回臥室了。

沈楚寒扶雨熙回寝室之後打算去找林小綰,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,雨熙就邊咳邊用軟綿綿地聲音說:「咳!楚寒,那位林小綰姑娘是你心上人?」沈楚寒聽到林小綰的名字薄唇微微上揚了幾分說道:「嗯。」雨熙聞言,面上頓時浮現傷心的神色,抓住了沈楚寒的衣角著急地問道:「那、那我呢?你這麼快不喜歡我了?」沈楚寒眉頭微蹙,沉默了一會兒,低聲說道:「對,當初你狠心的拋下我的時候,就應該想到有這一天。當林小綰出現的那一刻起,我只想平凡的和她過日子,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了。」

雨熙臉色一瞬間白了下去,慌亂地說:「你忘了曾經的我們是多麼的相愛嗎?」「忘了,我也希望你也可以早日忘記,你還是好好休息吧,休息好了就離開吧。」說完甩開了雨熙的手就離開了。雨熙看著沈楚寒的背影,手指都已經捏得發白,暗想:「我不會放棄的,你還會回到我身邊的。」

返回目錄

***內容純屬虛構。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。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