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園作家大招募計劃2019-2020 優異獎作品
作者:陳嘉怡 張沛松紀念中學

小說《咬尾蛇》

 

簡介

蘇格夏在某天收到一個神秘人的訊息讓她去某個世界中救他。當去到那個世界卻發現事情不是這麼簡單,好似每一個人內心均各懷鬼胎。原本以為不會很危險,卻發現踏錯一步都有可能命喪黄泉。好知己銘遠陪蘇格夏來到這個世界後似乎有些改變,彷佛害怕失去甚麼。這個世界又會給他們帶來甚麼驚喜呢?

 

精選節錄

第一章:初來乍到
第二章:生存之境
第三章:世界大廳

 

 

【第一章:初來乍到】

「滴滴。」手機螢幕發出藍光,亮著一條「救我」的訊息。蘇格夏拿起手機看了一眼,只覺得莫名其妙——這是在上演哪齣?是騙子嗎?還是真的有綁架案發生了呢?但她依然忍不住問了一句:「你在說甚麼?」對方回覆道︰「救我!你一定要幫幫我!我剛剛醒來就在這,手機也聯繫不上我朋友,我在『附近的人』搜尋找到你,沒想到還能給你發訊息。求你救救我!」

「可我不知道怎麼救你。」接著蘇格夏再沒有理會這個人所發的訊息,專心上課。德育課上老師問︰「如果我們買東西時老闆說那是一張假鈔,你們會怎樣做?」同學們沒當真,紛紛嬉笑地說放到洗衣機洗乾淨、跟別人找換把錢轉出去,總之把假的花出去就行,自己也是受害者,怪不得自己……

換成小學時候的蘇格夏,大概也會衛道地駁斥這種自私的藉口。但在成長中,她似乎變得愈來愈重視人際關係,特別是在女生群裡,一句無心的話就可以惹出一場風波。而且這世界實在是甚麼人都有,有些想法看著看著就習慣了,好像也真的說得過去——所有人都是無辜的,命運值得他一個嫁禍的機會,不是嗎?

「救我!這裡好黑,我甚麼都看不到。你回覆我一下,我真的好害怕!」晚上蘇格夏回到家,看見手機有幾十條訊息,都是那個人發來的︰「我看見那裡有個發光的地方,那裡可能是出口。我手機沒電了,你甚麼時候來幫幫我,不要不理我。那兩個光點好像愈來愈大了,我看清楚了——那不是出口,那是一雙眼睛,它在看著我。我要關上手機了,不然螢幕光會把它吸引過來我這了。」接著就沒有再收到對方訊息了。

這時蘇格夏似乎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雖然她還是比較相信科學的。但也不是所有的事都能用科學實驗去驗證或說明,譬如有關集體潛意識的實驗在執行上幾乎不可行,除非是一個非人集團在地球某個神秘維度進行。

「你是誰?你在哪裡?我應該怎麼救你?」蘇格夏這樣寫,猶豫了片刻終於發了這條訊息。一直到睡前,她也沒收到對方回覆,於是便沒有理會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對方回覆了︰「那雙眼睛閉上了,我現在可以給你發訊息了。我叫做彭宇,星島學校中四二班。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,這裡好黑,我只記得那天早上我接到了一張寫著甚麼『完整人格』的傳單,然後跟著上面的指示在手上畫一個金字塔和荷魯斯之眼,醒來以後就來到這個世界。」

蘇格夏反覆看著訊息,仔細分析著他的話︰這個人是她的……學長?可是我好像沒有見過這個人。要不我去問問老師,如果他出現在另外一個世界,那麼他現在應該是失蹤了。

蘇格夏的班主任徐老師是個大紅人,個子不高,微胖而豐滿的身材。每天總是穿著不同款式的裙子,有時清新,有時嬌媚。蘇格夏去問她時,徐老師那春風滿臉的笑容馬上打住了,眼中閃過一絲慌張,彷彿從來沒有人問她「今天跟誰吃飯」、「周末去哪玩」等等以外的提問︰「你怎麼知道這個人的?……他在兩年前就失蹤了,我勸你最好不要管,這也許不是人類可以管的。」無論蘇格夏怎麼追問徐老師,徐老師都沒有回答她,只是一直逃避問題並喊她不要多管閒事。好奇心害死貓,老師愈是避而不談,蘇格夏愈是相信彭宇真的遇到甚麼無法解釋的事,他現在正處於危險和無助……

蘇格夏只好去找她的好知己銘遠聊聊這件事。銘遠拿過她的手機發了一條訊息︰「你想幹甚麼?」

「我想離開這裡啊,我不是說過了嗎?」隨即又發來了一條訊息︰「我已經走了好久,我好像發現了一個有點亮光的門,明明很近,但一直碰不到。你快來這幫幫我!」

蘇格夏見狀就搶過手機發了一句︰「別著急,我一定想辦法救你的。」銘遠突然生氣︰「為甚麼要答應救他?我不是說過了嗎?不要隨便答應別人,因為你不一定可以做到。」

「因為只有我可以收到他的求救!更有可能只有我能救他。」

蘇格夏在睡前給銘遠發了個短訊,告訴他自己已經畫好了金字塔和荷魯斯之眼準備睡覺了。銘遠看著手心用黑色筆畫的金字塔和荷魯斯之眼,卻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,覺得對方說話的語氣和自己很像,彷彿很熟悉對方的套路。

「蘇格夏醒醒!醒醒!」蘇格夏在睡夢中感覺有人在拍她的臉,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,卻看見銘遠用手機電筒照著自己臉的樣子,一張瘦長的臉和長著痘痘的鷹勾鼻,差點又給嚇暈過去。銘遠見原本睜開了眼睛又突然暈厥過去的蘇格夏以為怎麼了,又重新拍打蘇格夏的臉大喊︰「是我!我是銘遠啊,醒醒!」

蘇格夏再次睜開眼睛,只見周圍一片漆黑。他們站起來想要摸索牆壁,卻感覺到周圍似乎有很多觸手撩撥他們,試探地拉扯他們,讓她們走起路來很吃力。可是當他們不往前走時,那些觸手卻又在輕推他們。

蘇格夏把銘遠的手機搶過來打開電筒照看地面,只見地上有很多頭髮,當他們走過時,那些頭髮就會突然活過來一樣向光源靠近。銘遠見狀一把搶過手機並且關了它。然而這時遠處卻有一個亮光,像是一扇門甚麼的吸引他們過去。這時蘇格夏想起彭宇的話,連忙伸手想要抓住銘遠,卻甚麼都摸不到。儘管從腳步聲聽出來兩人步伐一致,步距也差不多,但因為銘遠迫切想要尋找出口,所以他還是走在了蘇格夏的前方,就好像銘遠腳下是行人輸送帶一樣。

蘇格夏心想不妙,不停喊著銘遠,卻得不到回答。這時蘇格夏身後傳來一句「蘇格夏,我在這。」蘇格夏轉頭一看——只見銘遠又出現在身後了。這裡就好像是一個沒有上下左右前後的空間,甚至更像是用心靈和意識來決定所在的位置。若是心裡沒有目的地和願望,這裡便是無盡的虛空,讓人忘了時間,甚至忘了自己。

這時不遠處的天空和陸地突然像一面鏡子裂開,一片片的碎片散落附近,一道十米寬的水柱從天空的裂縫沖落地穴,水柱更是透著晶瑩藍光,不時濺起一些晶體。二人走近一看,一位近五米高的騎士從水柱後方繞過來,戴著銅色面具,眼睛放著紅光,身穿銀色的鎧甲,上面有一個寶藍色徽號,騎著金鑄成的飛馬。騎士說︰「把你們的願望寫下來,放入金球中,拋到水裡,路就會出現了。」說罷兩顆手掌大的金球從他的十米長矛中滾落到二人面前,上面有金字塔和荷魯斯之眼的浮雕。

蘇格夏和銘遠嚇得兩腿發軟,不敢怠慢,分別寫下願望,擲到水池底。除了匆匆地對視一眼,全程一語不發,手心全是汗。然後騎士抽起韁繩,金馬前蹄奮起嘶叫,一躍落入池水。二人剛想起來湊前觀看,不料地板突然消失,他們先是失重懸浮起來,接著就甚麼都感覺不到了。

「不要啊!」蘇格夏猛地坐起來,只見銘遠躺在自己旁邊,而他們正身處在一個鋪著金葉花紋紅地毯、四面是白色岩牆、牆上掛著幾位騎士畫像的房間,頗有古代法國的風情。她搖醒了銘遠,忽然感覺到衣袋子裡有甚麼東西振動了一下,伸手一探,竟然摸出了自己的手機,而螢幕上顯示的是彭宇的訊息⋯⋯

 

返回目錄


 

【第二章:生存之境】

「你們來了?那就注意安全吧。」彭宇沒有多說,好像口吻變得輕蔑了。蘇格夏和銘遠看完對視了一眼,蘇格夏回覆道︰「我的確來了,不過你為甚麼知道是『你們』?而且你怎麼知道我一定來了?」過了許久,一直不見彭宇回覆。

這時,房間內播放起廣播聲響︰「歡迎兩位新人,這裡是『生存之境』,歡迎來到我們的聖城。這裡的底部就是我們的願望池,那裡有我們活著的信念和力量,也代表著我們聖城的光輝和榮譽。但是異域的怪魔常常打我們的主意,為了抵禦他們,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助。我們的戰士已在前線奮力抗戰,需要勇士充當後援,到不同的地方接受挑戰,並換取魔法道具來給前線戰士迎戰怪魔。接下來,我想派你們到『迷幻霧森』尋找一塊叫『幻化之心』的石頭。但是……嗞嗞……嗞……」喇叭聲突然變成了電流音。蘇格夏聽到這面無表情的說了句︰「甚麼霧森?那是甚麼?我們連那塊石頭長甚麼樣子都不知道呢。」

銘遠提議先找找看有沒有其他人。他們一走出房間,剛剛所在的位置突然變成懸崖,小房間「嗖」的掉了下去。二人都在為這驚險而感到幸運——「天啊!要是慢了半步,恐怕就得粉身碎骨了。好消息是霧森就在眼前,省了不少工夫。」

這個區域很像那種「像素遊戲」,看到的東西都是方方格格的,再看看銘遠,也是模糊不清的樣子。突然傳來一段廣播︰「請各位英雄做好準備,很快就要到晚上了,大家趕緊在晚上來到前建好屋子,小心晚上出沒的狼人與鬼。切記要注意安全,不要白白犧牲。」

沒等銘遠和蘇格夏弄清這裡的情況,天空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變黑。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去想這裡到底發生了甚麼,就要開始尋找材料建好屋子。他們現在的情況就好像在玩某個現實中的遊戲一樣。

「想致富,先擼樹。」蘇格夏突然開口說到,「這不就和那個沙盒遊戲一樣嗎?不過這天也黑得太快了吧,看來我們要加快速度建屋了。」他們拿起地上發著提示光芒的斧頭,輕輕往樹上一砍,樹就變成一捆綁好的木柴。接著銘遠像排骨牌似的將木柴排好。每排好五根,木柴就閃亮一下變成一面木牆。不費吹灰的工夫,房子就蓋好了,還有一隻馬賽克的小松鼠爬到房子上。

「嗷嗚!」一陣陣狼叫聲響起,蘇格夏和銘遠連忙放下斧頭,躲了進去。不一會兒,一陣陣敲門聲響起,外面的人說︰「我們剛剛沒來得及建好屋子,求你開開門啊,我們被一隻面目猙獰的鬼追著,好恐怖。救救我啊,給我開開門吧!」

「我們要開門嗎?」蘇格夏輕聲問,「外面好像是人。」銘遠看了她一眼︰「不是還有鬼嗎?你怎麼知道一定是人呢?」

「我是人,我現在很危險,救救我啊!」

蘇格夏和銘遠都沒有說話,畢竟他們才剛到這裡,也不知道在這裡任務失敗會有甚麼下場。而且像素遊戲的畫風也讓他們感覺這只是一個遊戲,人命好像並沒有真的那麼重要。更重要的是,他們彼此對望,眼神中流露出等待對方回應的渴望,兩人都把決定權交到對方手上,並且憑著默契的遲疑,把愧疚感移到大家決定下慢了的失誤上了。

蘇格夏想起了德育課上的討論——我們也是受害者,我們也不想呀。我甚麼時候變成這樣了,這就是原來的我嗎?

沒過多久,敲門聲沒了,那兩個人似乎也走了。蘇格夏走到門旁趴下想看看門縫外還有沒有人,卻看見一隻眼睛在看著自己,不,是一顆懸浮的眼珠子。外面的敲門聲再次響起。「我知道裡面有人,給我開開門!」這次說話的聲音空洞而沙啞,讓人聽得毛骨悚然。這個夜晚不如白天那麼短暫,狼嗥聲、利爪刨刮木頭聲、蜘蛛爬行的聲響、各種老婆婆說話的聲響此起彼落,不時也聽到遠處有人被狼撲殺的叫苦聲。

漸漸地,蘇格夏就睡去了。而銘遠一直拿著手機在研究。他明明沒有把手機放到口袋中,但這部手機卻依然出現在這裡,總感覺這部手機似乎操控著甚麼。

蘇格夏再次睜眼,已經是早上了。廣播再次響起︰「恭喜各位活著的玩家,你們成功熬過一晚了,現在可以到出口處拿取過關獎勵。但是要注意,因為鬼是可以附在人身上,如果有鬼藏在人身上,那麼你也許會被他殺死,在你找到出口之前……」

「看來早上也不一定安全呢!」蘇格夏說完,推了推了身邊的銘遠,「走吧,我猜如果我們今晚之前沒找到出口,再熬一晚會死得很快。」銘遠點了點頭,站起身來打開門確認是否安全︰「快走吧,出口應該也在附近了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的?」蘇格夏疑惑地問。

「手機能顯示地圖。」銘遠看向蘇格夏的眼神充滿自信,「你睡覺的時候,我可比你努力,都研究這奇怪的手機。」

「之前在學校你也是這樣努力的話,可能你成績會比我好很多,畢竟你這個人能自學成才。」蘇格夏開玩笑般說到。銘遠聽完卻不太樂意了:「我只是對於學校學的沒甚麼興趣,這個地方可比現實刺激多了。」

銘遠為人其實不錯,就是太孤僻了點,腦子裡不知道在想甚麼,好像無時無刻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般。也許正因為他獨來獨往,偶爾課堂上總會有精彩的分享,只是在別人眼裡卻是刻意引人注目的行為,因而更不受落。蘇格夏並不打算回答銘遠的話,只轉移話題說:「也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回去,在這種地方,睡也睡不好。」

銘遠有些許擔憂地回頭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後的女孩子,只見她黑眼圈都出來了。「那你走快點,說不定不用多久我們就能回去了。」銘遠催促道。果然,沒過多久他們就找到了名叫「幻化之心」的石頭,並沿著一排排的樹找到了城牆和房門,回到了聖城。

 

返回目錄


 

 

【第三章:世界大廳】

「恭喜你們找到出口,手機將會顯示你們這次獲得的分數。感謝你們保護了聖城。現在你們可以到城裡逛逛,等待下一項任務。」

他們走出了宮殿,來到了依山而建的石牆大街。兩邊是四四方方像豆腐一樣的灰藍色房子,房子外都是各種各樣的小攤子。蘇格夏突然想到,或許彭宇也在這裡。於是她拿出手機發訊息︰「你現在在哪裡?我現在在城裡的大街,這裡很安全,只是人很少。」彭宇馬上回覆︰「那裡是世界大廳,你運氣不錯,生存之境沒遇到危險。」

「哈哈,的確是有點運氣。對了,既然你知道世界大廳,是不是說你也在這裡呢?你在哪裡?我過去找你吧,我明天就去小白屋。」蘇格夏繼續追問著。

「我的確在世界大廳,明天也會去小白屋那,但是我沒有看見你,是不是我們不在同一個地方?」彭宇現在狀況似乎也是安全的,於是他們也就聊了起來。

蘇格夏︰「怎麼會這樣?難道這世界還有平行時空或鏡像時空之類的?」

彭宇︰「也有可能分數相差太多,你知道分數的事嗎?我猜你也不知道的了,聽說在這只要拿到一百分就可以離開這個世界了。」

蘇格夏︰「原來是這樣。這裡到底是甚麼地方?怪魔為甚麼要攻擊聖城?我們是不是也有可能在同一個遊戲裡見面,雖然我們在這裡不能見面。」

彭宇︰「也可以這麼說。但是只有分數接近才可以獲安排到同一個遊戲。那你現在幾分?」

蘇格夏︰「我剛剛查了一下,我有35分了!」彭宇看完這條資訊後只回覆了句「好的」就收起了手機沒有打算繼續聊了。

銘遠滑著手機,眼神沒有一絲游移︰「他好像根本用不著我們來救他吧。他找你來,一定有其他目的。」

蘇格夏︰「也許他之前真的陷於危險吧。」

二人在這裡繞了一圈,這裡的設施齊全,有旅館、有醫院、有餐館⋯⋯一應俱全。但是他們想要在旅館租個房間休息一下的時候,才得知這裡所有的設施、必需品都要用分數來換。例如在旅館租房間,一個晚上也要十分。還好餐館的食物不算太貴,一頓飯也就兩分。

銘遠和蘇格夏擔心積分用太快,所以只租了一個房間,銘遠搶先支付了積分。蘇格夏進到房間馬上就跑去洗澡,手機落在了床上。這時,手機亮了起來。

「明天十點我會去參加遊戲拿積分,我們同時進入遊戲會有比較大的機會匹配到一起。」

銘遠拿起手機,輸入一早知道的密碼並回覆說︰「不會和你一起匹配的!你到底是誰?為甚麼要引她來這麼危險的地方?」

對方也似乎意識到甚麼︰「銘遠?你很快就會知道我是誰,畢竟你現在經歷的一切我都記得,而你只是我的一個迴圈而已。」

「你在說甚麼?」

「你還是趁著還有時間,多陪陪蘇格夏吧。」銘遠雖然不解,但算著時間,蘇格夏應該也要出來了,於是將剛剛的對話記錄刪了。

蘇格夏走出來,只見到銘遠躺在他自己那張床上,似乎睡著了,於是拿起自己手機看看彭宇有回覆沒有。她覺得最神奇的,就是手機居然不用充電。

這時銘遠突然轉過身認真的看著蘇格夏,問她︰「蘇格夏,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,你是不是很容易被人騙?」

蘇格夏聽完只覺得莫名其妙︰「為甚麼這樣問?你覺得我很好騙嗎?」

銘遠小聲說著︰「的確很好騙,我隨便敷衍你的話你都會信⋯⋯」

「你說甚麼?」蘇格夏疑惑地問他,而銘遠卻隨便敷衍了句︰「反正你保護好自己就可以了!」

見到銘遠這麼敷衍,蘇格夏就有些迷茫,問:「你是不是知道甚麼沒有告訴我?」

「怎麼可能,就算有,告訴你了也沒有用。」

「為甚麼我覺得你在說我蠢?」

「不用懷疑,你就是,腦袋那麼小要是知道太多,不就變成了頭大身小的矮子?」銘遠打趣道。

「真的是,不和你計較,反正我習慣了。」蘇格夏說完後,雙方又一次陷入沉默。但這樣的氣氛並沒有讓他們覺得尷尬,還有著一種讓蘇格夏很放心的安全感,她知道銘遠會保護好她的。而且獨來獨往有某些場合和條件下會顯得有個性,反而成了一個吸引力。可具體這吸引力背後是甚麼,卻好像一時也說不清楚。不過可以肯定的是,在銘遠面前蘇格夏可以放心地做自己,對銘遠這種人,是不用太客套和裝小公主的。

第二天他們來到廣場,看著其他人站到地上發光圈內就馬上被傳走。這時,突然有人走到蘇格夏旁邊問︰「你們要參加遊戲嗎?帶我一個吧,我膽子比較小,所以一直不敢玩。我看見你們也沒成群,不如一起匹配唄。」

蘇格夏轉頭一看,一個眼神帶著試探的男生正盯著自己看。銘遠立刻走過來,擋住這人的視線,跟他說︰「可以,但你離她遠一點行不行?」那人也不介意,回答到︰「可以,我叫魏傑,你們呢?」

「蘇格夏,這是銘遠。」蘇格夏很快回答道。接著他們也沒有過多交流,來到一個圈內站著,不一會兒便是一陣失重感。

再睜眼時,他們到了那個白色屋,這次他們要找到的是「非真眼瞳」。這時廣播聲起︰「歡迎來到『玩偶城』,希望你們玩得開心。這裡的遊戲規則很簡單,只要不死掉就可以,嘻嘻嘻⋯⋯」接著傳來陰森森的笑聲。

 

返回目錄

 

***內容純屬虛構。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。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