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【048期 FEATURE】



“ 主動嘗試和經歷,可能會發現意外收穫。”

 ─ 理工大學女子划艇隊成員 王采熒Iris


攤開手掌滿是繭,這是理工大學划艇隊成員Iris的日常,也是努力過後的標誌。Iris去年加入大學艇隊,捱過淡季訓練,衝上艱辛的暑期集訓;不論是36度的暑天,還是下大雨的日子,都會在城門河看見她執著艇槳,一划一拉的身影。辛苦背後,造就了Iris人生中最熱血、最充實的三個月。將於今年畢業的她,選擇將學生生涯的最後一個暑假,再次獻給划艇。重拾艇槳,此刻的Iris已比從前獨立、硬朗;三個月,不長也不短,恰好足夠醞釀一次改變。

一個女生
一個不讓大學生活白過的選擇

搬艇、洗艇,對Iris而言,都是例行動作,而且已經熟練得閉起眼都會做,難以想像一年前的她,是一張對划艇毫無認識的白紙。「起初加入艇隊是為了豐富生活,也是一個挑戰自我的決定。」Iris現就讀於理工大學應用生物及化學科技學系四年級,在升讀理大前,她讀過兩年副學士。該兩年間,為了考上大學,Iris將全副心機都放在學業上。她不希望剩餘的兩年大學生涯都一樣刻板,故下定決心參加大學活動,期望得到不一樣的體驗。在芸芸活動中選中划艇,或者是一種注定,「當時見到艇隊的宣傳片,覺得好熱血,自己都好想過這樣的大學生活。」於是她亳不猶豫地獨個兒前往報名入隊,由零開始學起。

艇隊訓練分為淡季訓練(offoseason)及暑期集訓(summer train),「前者一星期訓練二至三天、訓練時間為早上7時至9時,而暑期集訓則是一星期練六天,每朝7時至下午2時,風雨不改。」清晨起床、不論天氣好壞都要練習,對一班新人來說,要適應這樣的生活並不容易,而要在艇隊站穩陣腳,要克服的難關更不止於此。

淡季訓練期間,Iris與隊友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比賽「試

水溫」,但均未能勝出,令她更感迷惘。「不過教練曾對我們說,划艇是需要開竅的,只要捉到感覺就會划得好。」於是,Iris便與隊友加緊練習,即使是沒有訓練的日子,她們都會相約到健身房「拉機」,盼有朝一日能「拉」出一面獎牌來。正因這份齊心與堅毅,八人一同捱過淡季,衝上難度及訓練強度都更高的暑期集訓。

「本來艇隊有百多人,但留到最後參加暑期集訓的女生僅得十人。」暑期集訓和淡季訓練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,「暑期集訓期間,基本上就是一個全職運動員,見隊友的時間比見家人還要多。」作為僅餘的「十分之一」,Iris坦言,加入艇隊時沒有想過參加暑期集訓,因而對自己走到這步感到意外,「是訓練期間發現原來自己都可以做到,加上隊友留低,我便決意將整個暑假奉獻出來,與隊友一起努力。」

付出汗水
挑戰極限

暑假對艇隊而言是關鍵的三個月,所有成員都將目光聚焦在8月舉行的「全港大學賽艇錦標賽」上,以勝出賽事為目標,加大訓練力度。「集訓其實就是每朝先划12公里,稍休一會後再落水划,吃過午飯,便進行陸上拉機訓練,每日如是。」暑期集訓不斷挑戰成員的體能極限,Iris笑言,經歷過划艇,以後的人生將會輕易得多,「因為划艇實在是太辛苦了。」每次「拉機」後,肌肉都會酸痛得不能行樓梯,而膠布、太陽油亦成為隊內的必需品,「因為划艇一定會爛手,攤開手掌統統起滿繭,大家都要貼膠布才能繼續練下去。」

憶起去年暑假,Iris總有說不完的故事。「記得暑假開操頭一個月,我們艇表現持續欠佳,感覺停滯不前。」心情當然會被表現牽引,「划得好,便想保持水準、繼續划下去,但當表現不好,自然就會好頹。」有次訓練完結後上水,她與隊友都一反常態,沒有說笑,只是默不作聲,「因為真的很累、很辛苦,而且划得很差,當下是感受到大家都不開心。」在Iris心中,划艇是一項與隊友「同一」的運動。不似足球分前鋒、中場、後衛,艇隊內所有人的職責及目標都一樣,而隊員之間的分別愈少,表現就會愈完美。「所以除了顧及自己的動作,掌握隊友的呼吸與節奏都好重要。」艇上八人,任何一位成員推槳的高度不一,都會影響全艇表現,故每次練習都是一個感受隊友和磨合的過程,每位隊員都要花心思去了解隊友需要與不足,繼而互相配合,才能達至無異的完美。

突破框架
「是艇隊湊大了我」

因訓練初期表現停滯不前,令Iris一度以為暑期集訓要「捱住過」,並打算暑假過後放棄划艇。豈料集訓一個月後,她與隊友突然有所覺悟,表現開始有起色,「可能就是教練口中的開竅。」八人重拾信心,再次全力投入訓練。「我們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爭牌的。」她們終在「全港大學賽艇錦標賽」決賽中取得第五名,Iris直言不滿意成績,「如果我們可以早點開竅、早點進步,結果或會不一樣。」Iris因表現不理想而感到灰心與絕望,但每每想起教練的說話,都能重新振作:「很多時遇到困難或逆境,我們都會覺得自己做不到,或者因為自以為了解自己的能力,而輕易否定自己。但真正的進步,並非被自己所訂立的限制所規限,而是要推動自己超越、突破那個規限。」於是,Iris就帶著去年暑假的遺憾與不甘,今年再度穿上代表理大的紅色戰衣,用人生中最後一個暑假,成就一個目標。

在旁人包括家人和朋友眼中,Iris的行為或許有點傻,甚至是自討苦吃。Iris卻反問:「你人生中有沒有經歷過一段如此熱血的時光?」划艇帶來的皮肉之苦,在Iris眼中是一次又一次的磨練,硬著頭皮撐過去,就如蝴蝶破繭而出,令一向在溫室長大的她,變成一位獨立、堅強、硬朗的女生。「家人都沒想過我能夠捱過暑期集訓,他們覺得我加入艇隊後長大了好多,我自己都覺得艇隊是一個湊大我的地方。」Iris自豪地說道。

去年的經歷,亦令Iris對暑假有了一份新體會。「以前暑假不是留在家中,就是和朋友逛街,很容易就會虛度一日。但當你有一個目標,每日重覆訓練並向目標進發,原來三個月可以過得很充實。」加入艇隊前從沒想到自己有日會划艇,甚至從中學習到畢身受用的合作和溝通技巧,「年輕時好應該趁有時間,主動去嘗試和經歷,可能會發現意外收獲。」

一划一拉,濺起的不止水花,還有一個天高海闊的新世界。

 

 


相關閱讀:

 

     

Sign up for our Newsletter

Enter your email and stay on top of things,

Subscribe!

 

 

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

 

 

我想立即捐贈

支持青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