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園作家大招募計劃2019-2020 優異獎作品
作者:顧浩賢 聖言中學

小説《生老不病死》

 

簡介

神創造了世界,人卻毀掉了世界。
如果人願意反省,又能否改變世界?
全球暖化,黑煙蓋天,物種滅亡,人卻懵然不知,享受科技帶來的便利。
一天,神突然出現在人面前,說話同時傳遞到世界各地每人的耳中。
「唉,作品失敗了,世界來到了盡頭,最後的審判到了。」
好人被傳送至「伊甸園」,罪人卻留在了「舊世界」。
從這天起,神捨棄了世界,太陽不再轉動,時間停止了,罪人也獲得了永生,不再病死,起初罪人歡喜雀躍,感謝神的奇蹟,詫異的是,即使身首異處,肉體潰爛,也不得安息。罪人嘶吼著,上千上百的人在呼嚎著,直至口吐鮮血、瀕臨死亡為止。醫院、老人院、監獄不勝負荷,罪人到處燒殺搶掠,糧食嚴重不足,社會秩序不存。
末判50年,阿丹是罪人之一,飽受欺凌和折磨,卻有一顆良善的心,希望他的族人可以脫離詛咒,引導他發現了伊甸園的存在,並遇到了生在「伊甸園」的哈娃,暗生情愫。但囿於阿丹罪人的身份,受到「伊甸園」的人排斥,甚至被捉拿研究「不死的血脈」,究竟二人的下場會是如何?詛咒又能否成功被解除?

 

 

精選節錄

第一章、舊世界生活
第二章、不死的詛咒

 

 

 

 

章節一、舊世界生活

基訓河浩浩江水,日日夜夜無窮無憂地從伊甸流出。時值春天,地上白花成叢,展開了天使的羽翼,呵護著幼鳥。蘋果樹底下,一個金色捲髮的小女孩凝視著白鴿,放慢腳步,霍地飛身前撲。白鴿卻被嚇飛了。

「差點啊!」她感嘆。

突然,胸前的十字架傳來震動。

「糟糕,遲到了!遲到了!」小女孩大驚。她按下十字架上的按鈕,一名濃妝豔抹,四肢纖瘦的年青女士,從十字架投影到地上。影像帶點抽動,但輪廓尚算清晰。「哈娃,這已是第十次上課遲到了,你究竟在做甚麼?」女士呼喝道。

「我剛剛在和小白鴿玩耍。」哈娃天真地回答。

「影像有甚麼好玩的?浪費時間!快點去地理室報到!」

「不是說努力學習,盡情娛樂的嗎?」哈娃心下抱怨。(沒錯,無論是老師或者學生,都愛說這句話,只是雙方比重有差別而已。)

「VR眼鏡,請帶我去地理室。」哈娃眨了眨眼,蔚藍的天空變成蒼白的油漆,眼前的白鴿和大樹轉化成同學和書桌。只見那名女士對著全息投影的四塊土地在說話。

「今天,我們要講述伊甸園的地理架構,伊甸園共分為四塊土地。」第一塊土地立刻放大。片刻,一幢幢摩天大廈映入眼簾,數字版顯示的股票升幅動輒上億。「這是北方的哈腓拉全地,昔日埋藏著黃金,珍珠和紅瑪瑙,吸引著各類的商人和投資者聚居,久而久之成為了金融中心,員工在家裡戴上眼鏡就能和客戶面談。」

說罷,股票市場變成了繁華的購物中心,裡頭運輸帶像蜘蛛網般滿佈著各個樓層,芳香四溢的香水和護膚品在運輸帶上流動。「這是東方的亞述全地,昔日花叢間長滿乳香,如今成了購物天堂!女士們載上眼鏡,足不出戶就能模擬逛商場。」

其後,商場變回地理室。「至於南方的古實全地,基訓河兩旁長滿曼陀羅華,可製成沒藥,被譽為『天堂之花』,是彌賽亞,慈愛的救世主的居任地,是伊甸園的管治核心。閒人免進,參觀不到。至於西方的……哈娃,醒啊!」

「吓,甚麼?我在哪?合鴿呢?」哈娃急站起來,如夢初醒。

「你口水都流出來啦,給我專心上課!」地理室傳出一頓哄笑。

「知道……那塊黑色的土地是哪?」哈娃尷尬地指著那塊土地,企圖轉移話題。只見那塊土地空虛混沌,淵面黑暗,似乎不曾存在。

「那是『舊世界』的遺址,無人去過,亦不准人去。」

「但伊甸人不是世界的管治者嗎?為甚麼有地方未曾去過?」

「『舊世界』是神懲罰罪人的地方,罪人們燒殺搶掠,無惡不作,要在此受盡折磨,萬世萬代,永生不死,以赦免他們的罪。」

「真可憐!」頓時,所有同學凝看著她,面露詫異。老師雙腳跪下,雙手合十,說道:「神啊!請原諒她的無知,赦免她的罪。」

「我又說錯甚麼嗎?」

「末判前50年,公元2134年,罪人們的袓先受撒旦的擺佈,遠離了上主的愛,罪該萬死。上主宅心仁厚,免卻了他們的死,要他們以鮮血贖罪,以身體牢記著福音。你竟然可憐他們?」

「既然每人都有原罪,只要他們願意反省就行了。為何我們就不能接納他呢?」

「你!你!你竟然將高貴的伊甸人和這些醜陋的罪人相提並論?『基督毀滅了死亡,藉著福音,彰顯了不朽的生命。』回去抄弟茂德後書一章十節100次,用鉛筆抄!」

「鉛筆?那支木棒嗎?我一生人都未用過……」

「對!人手抄在紙上,不能藉用任何電子器材!」

「眼鏡,帶我回房間。」

哈娃用拳握筆,猶如抓實匕首般,字寫得東歪西倒,心下抱怨:「現在是甚麼年代,我說一句,眼鏡中的微型電腦已經複製幾千幾萬次了。啊!又斷芯了,垃圾木頭!刨筆機呢?」書桌上佈滿木碎、筆碎和橡皮碎,眼簾愈來愈重……

「白鴿先生,不要走啊!」白鴿好像刻意躲避她似的,愈叫愈走。哈娃三步併作兩步,腳下的草地猶如絨毛般柔軟,令人睡意頓生,樂然忘憂。白鴿停在了一名妙齡女士上。她身穿紅衣和服,長袖一拂,淡淡的清香泌入心脾,只覺神魂顛倒,意亂神迷;臉頰一轉,竟化成了魔鬼撒旦,張開血盆大口,怒吼:「哈娃,快抄書呀!」

「聖安娜老師,不要吃我啊!」

「看來你又被老師罵了呢!」哈娃揉了揉眼睛,撒旦變成了一個滿頭銀髮的老爺爺,眼睛眯成一條縫,面上的笑容推開了一道道皺紋,為自己蓋上棉被,哈娃掀著他的白色大袍撒嬌道:「爺爺,我不想抄書呀!」爺爺面容慈祥,笑道:「她只是一時衝動而已,你送點禮物給她,她可能既往不究呢?」

哈娃回憶起夢中老師的香水味,說:「對了!亞述全地擅產乳香,但我已經用光零用錢了……啊!如果我親自前往採摘,我必定能打動她!」

「乖孫女,爺爺還有要事,先走了。」老爺爺撫摸了哈娃的頭,曲著腰撐著蛇杖離開。

哈娃略備行裝,拿了一把割乳香的小刀和一個大背包,便打算前往亞述全地。只覺頭暈眼花,腳步虛浮,太陽由東方飄到西方,所有事物都左右顛倒……「一定是抄書抄太久了,真是的!」

迷迷糊糊走了兩三小時,十字架傳出震動。「聖安娜老師找我嗎?不行,若她知道我走了,一定會罵我的!怎麼還沒到?」哈娃選擇無視警告,關閉了十字架,繼續向前行。又走了十分鐘。驀然,與夢中一樣的香水味撲鼻而來,眼前一片花海。

「找到了!」那種美,是妖艷與死亡的不祥之美。觸目驚心的赤紅,像吸光了萬千生靈的血肉。明知危險萬分,但那長長的花瓣,卻如魅魔的手指,挑引你步入黃泉。哈娃拿出小刀,眼前卻飛來一隻白鴿。「白鴿先生,你又找我玩啊?」 白鴿並沒有理會她的說話,在身旁筆直地飛走了。眼前又飛來一隻合鴿,哈娃伸出食指,說道:「來吧!白鴿先生!」

白鴿卻沒有停下,把哈娃的VR眼鏡撞飛了。「哎唷!」哈娃一屁股坐到地上,金星亂冒,頭腦卻清醒了。

「射中了,射中了!」一個陌生人說道。哈娃睜開眼,四處張望,大叫:「白鴿呢?」只見天空彷彿紙浸了油,變成了半透明體。太陽被灰色的霧霾緊緊抱住,分不出身來,蒼然暮色下只留著被太陽燙傷的疤痕,血紅一片。為了悼念逝去的太陽,翠綠的樹木也紛紛穿上灰暗的喪服,餘下一片石屎森林和頹垣敗瓦。這裡的科技彷彿倒退百年,既沒有穿雲插頂的大樓,也沒有翠綠茂密的樹林,只有一片血紅的花海。

一個壯漢徐徐走來,手中的獵槍還冒著煙。面上裂開了一道陰險的裂縫,露出了鐘乳石般的牙齒,肚了肥腫像個氣球,奸笑道:「伊甸人啊!幾百年未見過了,甚麼事要耐煩你這樣的大人物來探望我們這些卑賤的罪人啊?」

「叔叔,我好像迷路了,你知道怎樣回家嗎?」

「嘿嘿嘿!叔叔當然知道,我知道只要載著你的十字架,我就不用再過這些鬼生活了。嘭!」

說罷,壯漢朝哈娃再射了一槍,哈娃還來不及躲避,子彈已飛到面前。「哐!」哈娃摸了摸額頭,卻沒有傷口,子彈已被彈飛了。

「嘖,十字架的自動防衛裝置嗎?看來要親自動手。」壯漢朝哈娃衝來,向十字架一抓。哈娃知道不妙,倏地飛奔而逃。

「救命啊!爺爺、聖安娜老師,誰人都好,救命呀!」哈娃慌不擇路,隨機躲進一棟大廈,身後一股腐臭味愈來愈近……

「找到你了!」哈娃右手被攥住了,十字架被奪走。情急之下,哈娃掏出割乳香的小刀,狠狠地刺進壯漢的心膛……「啊!好痛啊!好痛啊!」壯漢鬆開手,捂住心膛,十字架掉到地上,佯作呼喊,卻並沒有流血,嘴角開始上揚,譏笑道:「無事喎!你忘記我們是不死族嗎?哈哈哈!」

「完了!」哈娃闔上了雙眼,準備迎接死亡……

在哈娃萬念俱灰之際,須臾間,一件黑色大袍擋住了壯漢的視線,回過神來,身上已多了幾十個彈孔,哈娃也去到十米遠的距離。哈娃看了那人一眼,大叫:「爺爺!唉?」

那名俠客像極了她的爺爺,卻是身手敏捷,身穿一件充滿孔洞的黑色大袍,頭髮烏黑,雙眼如黑洞般空洞,冷酷的臉上沒有皺紋,只有一道由左至右横蓋全面的疤痕。

壯漢單膝跪下,喘了幾口氣,說道:「你……你是誰?」俠客緩緩說道:「你還是關心自己較好。」

「哈哈哈,真天真,你們是多健忘呀?我是永生不死的啊!哈哈哈……呯!」壯漢的笑聲愈來愈細,最後暈倒在地。

「真是的,健忘的人是你,興奮只會加劇麻醉劑的效用,我不是已提醒你嗎?」

哈娃看著救命恩人,問到:「你叫甚麼名字?」俠客的嘴好像被拉上拉鍊,片聲不發。臉好像撲克牌般目無表情。「你是舊世界的人嗎?」

俠客再次擺出一副死人臉,但看著哈娃陽光般的笑容,終於撬開了他的嘴巴。「有些事情還是不知較好。若知得太多,連最親的人都可能背叛你。奉勸公主不要亂信別人,不然可能引來殺身之禍。」

「這是甚麼話?無論那人先前做了甚麼,只要他知錯能改,誠心反省,我都會信任他,就好像我信你一樣!」哈娃大言炎炎說道,純淨的雙眼卻夾雜著一點稚氣。聽完這番話,俠客的面上浮現血色,嘴巴開開合合,欲說還休,最後深吸一口氣,語重心長地說道:「隨著時代發展,科技會進步,社會更文明,唯獨社會不平是不會改變的。只要存在差異不同,就會存在爭拗糾紛。重男輕女,貧重懸殊,重智抑愚……階級只有名稱的改變,人卻無平等的機會。舊世人和伊甸人注定不能平等。諷刺的是,這正是團結人心的最好辦法。」俠客冷笑道。

「我不懂,我不懂。我只知道無論社會上他人的目光如何,我都願意相信你。」哈娃怒得嘟起了小嘴。短短的話語卻令俠客退後了好幾步,張大雙眼,好像一生人從來沒有聽聞個如此稀世珍言。

「嗚嗚………」車聲自遠方而來。

「爺爺來了,爺爺來了。」哈娃興奮地說。

俠客蹲下身子,手搭在哈娃的肩上說道:「我叫阿丹,替我向你爺爺問好。」黑袍一揚,他便拂塵而去。「我們幾時會再見?」哈娃問道,但阿丹早已在千里之外。

車隊風馳電掣,一字排開在哈娃面前。白色的車子懸浮在地上,且沒有駕駛者。一個老爺爺從中間的車子下來,飛身抱住了哈娃,說道:「哈娃,你沒事就好。你沒事就好。」

「轟隆!」車隊突然自我解體,重組成一隊機械人,逮捕了那名壯漢,說道:「彌賽亞大人,怎樣處置他。」

「帶他走,關進地獄!」老爺爺回到。一個機械人變回車子,載著壯漢離開了。老爺爺擔憂地說:「要不是你十字架的定位信號突然關閉了,爺爺才知你出事了。」

「怎會呢?有阿丹保護我,我不會受傷的。」

老爺爺聽到「阿丹」兩字,面色大變。片刻又回復慈祥的笑容,說道:「爺爺對你不起,讓你受驚了。放心,我相信你很快便會『忘記』這段痛苦的回憶……」

 

返回目錄


 

章節二、不死的詛咒

十年後……

「殺了我吧!殺了我吧!」

成千上萬的人在呼喊,口吐血沫地叫喊。密密麻麻的蛆蟲在身上穿梭游動,痕癢難當。不斷地抓癢,不斷地翻滾,手指滿佈著腐血和黃膿。傷口結痂成了疤痕,疤痕裂開成了傷口。只要意識不減,身體就會以緩慢的速度回復,每日如是……

阿丹巡視著各張病床,為病人縫補傷口,注射一種黃色的特殊藥物。半响,附近的腐肉全部脱落,像雨後春筍般長出新的組織。阿丹心下默念:「這也算是贖罪吧!都怪那該死的詛咒—不,都怪『我們』的罪惡!」

「踢躂踢躂……救命啊!」樓下傳來急速的腳步聲,夾雜著叫喊聲。

「他來了,『去伊甸派』的人來了!」他怕得聲都沙了。只見一人捂著左臂的斷肢衝來,胸中的十字架前後晃動,血從指縫中滲留出來,背後一條血河。

「嘭!」門口被衝開,那傷者立刻躲在阿丹背口,一個血手印出現在阿丹的黑袍上。

「讓開!這狗才是『愛上帝會』的人。他已迷惑十幾人入了『教會』!至今還未回來!」一個濃眉大眼,滿面髯鬚的漢子,握著獵刀說到。

「我只是讓他們在痛苦中重生,理解上主的真理!」傳教士說。

「狗屁!一切都是伊甸人的洗腦。自60年前的末日審判,神早已拋棄我們了。若非那位彌賽亞,我們會被囚禁在這裡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嗎?」

「對!殺了那狗賊!殺了那狗賊!」其他病人們的情緒被牽動,同聲呼和。

「這一切都是上主的試驗!上主的試驗!彌賽亞很快會來拯救我們的!耶穌給他說:『我實在告訴你:今天你就與我一同在樂園裡!』聖經是這樣說的!」

「滾,不要玷污我們的家園。」病人們的情緒愈來愈高漲。阿丹的面色卻依舊如大海般深沉。

「不,不,是伊甸人把自己囚禁住了,囚禁住了,整個伊甸園都是監獄,只有我們才是自由的。自由的。哈哈!」旁邊的老瘋子打斷了眾人的說話。

「你既不讓開,那就受死吧!」銀光一閃,項背一寒,阿丹低頭,獵刀在頭上橫揮而過。漢子見一計落空,暴起疾進,飛身前撲。

「真是的!」阿丹頭也不回,從腰中抽起麻醉槍,發了一槍。「彭!」漢子應聲倒地。阿丹把他按倒在地,說:「摩西,幫我拿約束帶,快!」

「是!」一個五尺高的青少年回應到。他不敢怠慢,從櫃桶拿過約束帶拋了給阿丹,阿丹把漢子綁在床上。

「有本事就殺了我!不是啊!你殺不了我,你耐我如何?哈哈!」漢子笑著笑著,面子突然向右一轉,啪的一聲頸骨已斷,直到面子發痛,才知道自己被打了一拳。阿丹看了看他手腕的編號,扯起了他的領口,昂起頭斜視著他,陰森地說:「11111號,請不要弄髒我的醫院。」平淡的一句,濃濃的殺氣震懾全場,再無人敢說話。

類似事件已經是今周第三次了。

「摩西,麻煩你幫我清理血漬。」阿丹抽了抽衣領,掃了掃黑袍上的血印,淡淡地說道。

「沒事了!」阿丹望向身後,只見傳教士已經嚇得暈倒,胸上的十字架掉到地上,阿丹撿起了十字架,靜靜塞進口袋。

阿丹幫那傳教士處理傷口,正想幫其治療時卻感歎道:「唉!再生藥又用光了。摩西,幫我暫時照顧病人。」

「知道!大人。」摩西回應。阿丹繞開了血灘,下了樓,走出醫院,來到一座花園前。天空蓋上一層烏黑的霧紗,兩排紅花似火,花葉朝内,伸莖頷首,歡迎主人的到來。身前迎來一個嬌小的女孩子。「米利暗,幫我準備十公升的東莨菪鹼!」阿丹命令。

「吓?這麼快又用完了,真麻煩。」只見米利暗戴上面具,割下幾朵紅花,放到瓷盅搗爛,頓時香氣四溢。雖然面具擋著氣味,米利暗仍止住呼吸,生怕吸入絲毫香氣。拿起瓷盅一倒,汁液便流到玻璃容器去。再加入特殊袐方,又回到花園割花。

這種花,名叫「曼珠沙華」,人稱「彼岸花」。傳說是自願投入地獄的花,有麻醉、致幻的作用,令罪人忘記痛苦,忘記現實,充滿惡魔的溫柔。

泥中一物閃閃發光。

「唉?這不是十字架嗎?」米利暗抹去了十字架上的泥土。只見十字架的背後刻了「哈娃」兩字。阿丹睜大了眼,若有所思……

「太好了!弟弟你等著,你這些年的苦姐姐要幫你還清!」米利暗向中心的大按鈕一按。

「停!」阿丹衝向她,按住了她的手,說道:「先聽我說。自神執行了最後審判,心地善良的人被帶到伊甸園,並給予他們十字架作為認證和保護。如果不是伊甸人開啟十字架,會受到上帝的詛咒!傳送到地獄受苦!」

米利暗立刻鬆開了手,說道:「呸!若那些人心地善良,會見著我們受苦也只是袖手旁觀嗎?」

「米利暗!女孩子不可這麼無禮!」阿丹嚴肅吼道。

「我不是小孩子!」米利暗滿面通紅,頓了下小腿,卻猶如小孩戲沙般無力,雖然米利暗已經30多歲,身體卻停留在四尺高。

「好,這位女士。你要記著。我們杏林中人應做的,是治癒傷痛,而非擴大傷痛。還記得十多年前你帶著患有末型肺癌的摩西來到醫院,在奄奄一息之際,郤因最後審判,而長生不老,咳啊咳,永受病魔的折磨。你四處尋找醫生,最後找到了我,我給他打了我的獨門再生針。妳就熱淚盈眶,笑著哭了,說要助我一臂之力。既然你懂得可憐你的弟弟,為何就不懂得可憐那些伊甸人?」

「但是……但是……」米利暗心中的怒火難以熄滅, 但是聽著阿丹的話,竟無言以對……

「米利暗,放下仇恨,把十字架給我吧!」

「知道……」

阿丹拿過十字架,米利暗便繼續採藥去。

阿丹走出了花園,靜悄悄地回到醫院,不時向後張望,卻沒有上樓。四周顧盼,確保米利暗和摩西不在後,說道:「原諒我說的謊言,這都是為了你們的安全。」
他推開了一個櫃子,背後竟有一間暗室,進入後,靜靜關上門,只見牆上貼滿了伊甸園的藍圖。阿丹拿出了十字架,按了中間的按鈕,發出了光芒,並指向某處,只聽見他說:「你等著,我來了……」

 

返回目錄

 

 

***內容純屬虛構。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。***